明石痴汉咸鱼凉

咸鱼殷炽凉。主业给锦宝文章配图疯狂吹她疯狂打call为她的文语无伦次
副业写写东西摸摸鱼

【双黑太中】断妆

一个睡前小故事(……)

  今日小雪初降。

       稍低的温度并不能消去人们的热情。纷扬的雪花会使一些尚未成熟的雏儿心中涌起一阵伤感,反倒更容易投怀送抱——聪明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画着殷红眼线的娇俏美人在台上笑得妩媚,纤纤玉手不知捧起了谁递上的樱粉信笺。扬屋不同于别处的地方就在于,仅此一夜的风花雪月,不论过去还是未来,辉煌抑或糟朽。只要将钱袋交给满脸堆笑的鸨母,哪怕是扔在地上,也会被殷勤地请进最顶层的房间。
  只是最里面的房间,永远挂着一把锁。若是有人问起就会被告知,这是花魁的居所。据说只为一人而开,但可惜这锁看来已经弃...

2017-08-08

浮名未换。

    谁是劫材?谁是弃子?谁三尺白绫?谁红妆十里?谁浅斟低唱?谁偷换浮名?谁怒?谁怨?谁心尖淌下的毒液,开出了照亮黑夜的花?
——
    啊……吓到人了。不过为什么会有人来?
    僵硬的表情证明她被吓坏了。
    我也懒得计较什么,走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
    她不语,许久才慢慢抬眼,铂金色的光芒就这样撞进了深海。
    “我迷路了。”
    我心中其实早已了然。没有人会有意...

2017-05-10

【双黑太中】妒忌。(又篇)

我实在烦透了太宰治。
这个人真是可笑得可以。顶着一副好皮囊却非要缠上绷带(实际他的绷带下面根本没有伤口,没人需要替他担心),早已被黑暗侵蚀灵魂却还在追寻光明。

明明谁都不爱却要装得倾尽风流。

当我们还是搭档时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那次他一反嬉皮笑脸的常态,定定地看着我。

“中也啊,我早就没有心了。”

我实在懒得理他这种国中二年级生一样的回答。双方都不说话,这事也就没了下文。为钱卖命的人不能动情,这点我也清楚。不过像他这种会为了向善背叛组织的人,动情倒也不奇怪。
——啧,向善。这个词不适合他。他怎么可能成为“善”的一方?注视骄阳下的人不会得到温暖,反而会被灼痛眼睛。他的身体里依旧淌的是属于恶人...

2017-02-20

【双黑太中】妒忌。

中原中也这个人异常地令人讨厌。

抛开他品味奇怪的帽子和西装不谈,作为黑手党的干部兼我的前搭档,他绝不够格。

他能在十分钟内解决一屋子的打手,却不能在会谈时献上哪怕一个奉承的笑容。他本身也不怎么爱笑,更多的是傲慢和不知喜怒的冷漠表情。即使在受到挑衅时,他也只是表现出单纯的愤怒,丝毫不懂得猫捉老鼠时将敌人一点点由血肉摧残至灵魂的乐趣。我曾奉劝过他:“中也啊,你就不能留一个人下来吗?这回连情报都得不到了耶。”得到的答复只是一句冷冰冰的“滚,首领要求的,我没有你那么恶趣味”。

唉,不识好人心。我在心里冲他扮了个鬼脸,暗骂他死脑筋。经过我手的囚犯从来都是钱财秘密悉数奉上,利用价值消失殆尽之后才合情...

2017-02-18

扯证。扯证就扯证。

锦和小生说小透明也不怂。
那小生就把话说【liao】明【zai】白【zhe】了。【超级凶.JPG】【咦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你们的锦言太太今天和小生扯证了所以她现在是小生的不是你们的了(/≧ω\)
每一天都要好好地喜欢着小生呀(๑>؂<๑)
小生也会每一天都喜欢着锦的!!
【话说……凉锦如果写出来会不会有人吃?】
【没事至少有两个呢!】

——以上。
@温锦言

2017-02-11

【双黑太中】生日快乐。

那么,小姐,你愿意坐下来,听我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吗?

我有一位朋友,他曾经是我的搭档。四年前我离开了他,我至今记得他当时由不解,愤怒,最后转为冷漠的眼神。
“滚吧。”他说,“我不想再看见你。”
“真冷淡啊中也。”而我只是笑了笑,提出了一个荒诞可笑的请求。
“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
他当然不会。他是一条忠实的狗,没有将叛逃的我就地处决已是忍耐极限。我看见他轻蔑地一笑,连句话都懒得说便起身离开。逆着夕阳橙红色光线的背影让我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仿佛孤身远去的人并不是我。他周身浅金色的光圈和漆黑的西装形成奇妙而强烈的对比,却绝非唯美或者凄凉。

——桀骜。
我想只有这两个字能够用来形容这样的他。天地间只有...

2017-02-07

【双黑太中】你的血脏了我的墓碑。

别问我半夜突然负能是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摊手】

你的血脏了我的墓碑。

我死不死与你无关,不过你要是敢因为我死了,我走遍地狱抽尽黄泉也要把你从里面捞出来。

失恋?开什么玩笑。太宰治是绝对不会失恋的,因为他根本没有恋爱过。
他曾多次看见街上走过三三两两的情侣,你侬我侬的样子让他顿觉有些惆怅。这时身边金发大胸的小妹往往会依偎在他怀里,故作娇羞状让他说两句情话。他自然是乐意的,毕竟多一个人就让他多一次殉情的机会。可惜往往他没有那个时间调情,总会有一个橙发的漆黑小矮子在他惆怅的时候猛拍他一下叫他清醒,说今天还有任务你他妈发什么呆。
结果几个月之后织田作去世,他注视着中原中也在楼上开了一瓶美酒之后在...

2017-01-21

© 明石痴汉咸鱼凉 | Powered by LOFTER